中共中央宣傳部委託新華通訊社主辦

預付費“野蠻生長” 資金缺乏有效監管

2021-01-12 09:16
來源:中國青年報

預付費領域問題頻出,亟待規範。北京市行政法學研究會副祕書長張效羽表示,當前對採取預付費模式、捲款跑路的商家執法力度還不夠,這一方面是因為行政罰款金額較低,對不少鋌而走險的商家來説如隔靴瘙癢;另一方面是對預付費商家的涉嫌違法犯罪行為的甄別和打擊力度不夠,違法犯罪成本太低,缺少震懾力。

從優勝教育資金鍊斷裂到某長租公寓退費難,再到“一茶一坐”餐飲店大規模閉店……預付費問題防不勝防。每當預付費“爆雷”事件發生時,商家往往一跑了之,消費者“維權無力”,成為一個民生痛點。有專家提醒,預付費模式表面上看是消費者維權的個案,實際上是金融信用不當擴張的結果,應該從保護消費者、維護金融市場秩序的角度出發,考慮對預付費模式的監管措施。那麼,預付費模式風險頻發的根源到底是什麼?該如何治理?

預付費或迎來硬核監管。近日,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在解讀“十四五”規劃建議提出的“完善現代金融監管體系”時指出,將全力保護消費者合法權益,堅決打擊非法集資、非法吸儲和金融詐騙,對各種違規變相投融資活動保持高度警惕,並將提升監管的精準度。

治難題需要下重拳。雖然預付費模式與投融資活動不同,但隨着監管手段越發嚴格而細緻,違規收取、挪用預付費等問題或將得到進一步治理。

當前,多地已經開始“摩拳擦掌”,為治理預付費亂象“下猛藥”,比如,按進度結算預付款、設置7天冷靜期、使用“黑科技”監管預付資金等。未來5年,預付費領域監管值得期待。

十年來預付費糾紛成維權“老大難”

“您當前已排到7466981位,排隊退款期間可正常用車。”近日,北京的張涵(化名)查看了自己在ofo共享單車平台的押金退款進度,相較於3天前,前面少了176人,平均每天約有58人退費。按照這個速度推算,他大約需要352年才能實現退款。

這是張涵唯一一次參與預付式消費。此前,他聽説購買年卡可以騎行返現,就花了199元辦了卡。沒過多久,ofo就出現了退款難問題,他第一時間聯繫了平台,最初平台各種推諉不退押金,讓他再等等,之後電話再也打不通了。截至目前,ofo平台的續費模式還在進行。

與張涵不同,家住河北的張麗霞是預付式消費的忠實“粉絲”,直到有一天她突然收到一條短信,浩汐洗衣店倒閉了,讓辦了儲值卡的她到新店辦理轉接手續。到店後她發現,店名改了,老闆和員工都換了,她只能重新辦卡。

“充了錢沒用多少,人家就跑了。”張麗霞一邊氣憤這家店不負責任,一邊感慨損失還不算多。據她瞭解,有的人卡里還剩3000多元,有的人甚至不知道這家店已經倒閉了。

此前,她還辦過健身卡、美容卡、洗鞋卡、蛋糕卡……有幾次,卡沒用完,商家就找不到了。“以後什麼卡也不想辦了,沒得到多少優惠,還總上當。”

一些教育機構的學生告訴中青報·中青網記者,更難的是,機構“跑路”後,他們不只沒課上,還要繼續還“培訓貸”。

事實上,早在10年前,預付費就已經成為消費者投訴的“重災區”。北京市工商局發佈的信息顯示,2010年共受理預付費儲值卡投訴1871件,同比增長近四成,是十大投訴熱點之一。

據中國消費者協會統計,2020年第三季度全國消協組織共受理消費者投訴超過23萬件,其中,關於合同問題的投訴超過5萬件。

很多投訴最後都不了了之。消費者因為找不到維權途徑或是維權成本太高而放棄。即使走到維權這一步,也常因涉案金額較小,難以引起相關機構的重視。而個別商家甚至換個地方、換個名頭“捲土重來”。

為何這些企業敢挪用預付款

預付費的出現是為了讓消費者和商家實現共贏,消費者通過儲值等手段享受一些折扣,商家通過讓渡部分利益留住客源,也可以提前拿到一部分錢用於更好經營。然而,一些商家卻打起了歪主意,讓預付費變了“味”兒,造成了雙方甚至多方共輸的局面。

預付費亂象為何屢禁不止?職業投資人、看懂研究院高級研究員程宇從資本的角度進行解讀,過去的一段時間,遇到一個看似可行的項目,往往就有很多資本“衝”進去,讓部分領域產生了“泡沫”。

“預付費亂象的根源不在於預付費模式本身,而是企業資產收益過低,槓桿率過高,追求槓桿套利的結果。”程宇表示,預付費作為企業的一種經營性槓桿,更像一把雙刃劍,當資產收益率低於槓桿成本時,反而可能放大企業風險。“歸根結底是企業違背商業規律、盲目投機造成的。”

同樣變了味兒的還有“培訓貸”“租金貸”“美容貸”等金融工具,原本是為了減少人們特別是年輕人的支付壓力,卻在部分商家的誘導下,成了更多人的支付方式。消費者按月或季度進度向金融機構付款,部分金融機構卻一次性將錢打給了商家,商家的槓桿率再次加高,風險也再次加大。商家一旦“跑路”,消費者還要繼續還貸,這種風險也轉嫁到了消費者身上。

“一些教育機構拼命擴張。”一位在廣州教育培訓機構從業10多年的相關負責人表示,當一個校區業績不錯時,就會開始擴張,在有的地區每隔200米就能看見一個新校區。這些校區往往在湊齊了基本的房租、水電以及運營人員的工資就開始營業。在激烈競爭下,為了獲得客源,個別校區將2%-3%的銷售提成升至10%,甚至還虧本搶生源。有些校區一個月就虧損20多萬元,導致老校區的業績不斷被壓縮,錢“燒”光了,一些機構就這樣倒了。

賽意企業研究所研究部主任、武漢大學財税與法律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員唐大傑指出,出現問題的預付費企業大概分為四種:一是市場優勝劣汰的結果;二是企業經營方向、經營模式存在問題;三是預付款被挪用,比如用於買房、買豪車或進行其他投資;四是個別企業通過這一模式來騙錢,比如個別健身房撈完錢就跑路。

唐大傑表示,2010年9月開始實施的《非金融機構支付服務管理辦法》指出,非金融機構支付服務包括預付卡的發行與受理。支付機構接受的客户備付金不屬於機構的自有財產,禁止挪用,只能根據客户發起的支付指令轉移備付金。在他看來,該管理辦法出台沒有從根本上改變預付費的困境。

預付費面臨監管難題

當前,預付費風險涉及教育、食品、健身等諸多領域,面臨的風險多種多樣。程宇指出,預付款能不能用,怎麼用,除了個別行業外,目前還沒有統一的法律法規。

2012年11月1日起開始實施的《單用途商業預付卡管理辦法(試行)》對預付卡的准入門檻、適用範圍以及資金存管比例進行了規定。企業的年營收要在500萬元以上,預收資金只能用於髮卡企業主營業務,並實行資金存管制度,最少不低於上一季度預收資金餘額的20%。

在個別領域,對預付費的管理更為明確一些。比如,規定教育培訓機構不得一次性收取超3個月費用。

預付費與押金需要分類監管。在唐大傑看來,租房、共享單車等領域的押金作為一種信用保障,不屬於預付費,需要另行監管。2017年8月,10部門聯合出台的《關於鼓勵和規範互聯網租賃自行車發展的指導意見》明確指出,共享單車企業應嚴格區分企業自有資金和用户押金、預付資金;設立預付資金專門賬户,專款專用。

事實上,一些教育機構收費一收就是一年甚至幾年的,消費者一次性交費幾萬元;個別共享單車平台不僅未將押金和預付款區分,還直接將兩項款一起挪用了。

中國消費者協會原祕書長楊豎昆表示,預付款缺乏監管是商家出問題的關鍵因素之一。同時,也缺乏對預付費企業進行嚴格的髮卡資質審查。

北京市行政法學研究會副祕書長張效羽表示,當前對採取預付費模式、捲款跑路的商家執法力度還不夠,這一方面是因為行政罰款金額較低,對不少鋌而走險的商家來説如隔靴瘙癢;另一方面是對預付費商家的涉嫌違法犯罪行為的甄別和打擊力度不夠,違法犯罪成本太低,缺乏震懾力。《單用途商業預付卡管理辦法(試行)》規定,當企業違反了這些規定,逾期仍不改正的,僅處以1萬元以上3萬元以下的罰款。

“預付費領域需要一個位階更高的規範。”張效羽表示,對於預付式消費管理的關鍵在於,需要從國家層面出台相關法規,在提高對預付費商家跑路處罰力度的同時,形成對預付款監管的長效機制。

預付費風險“頑疾”該怎麼治

覆蓋領域廣、涉及範圍大、監管難度大……多位專家表示,預付費領域的監管特別是事前監管“太難了”。對此,多地紛紛開始多措並舉,來治理這一“頑疾”。

張效羽表示,發行各類充值卡等實質上是金融信用的擴張,預付費商家“跑路”是金融秩序問題,對此類行為的監管建議從整頓金融秩序的角度考慮。

設立專門的資金監管平台,實施動態管理。2020年9月,北京基於銀行的資金監管和業務管理體系,結合區塊鏈、大數據、雲計算等“黑科技”,建立了朝陽區預付費資金監管平台,平台可按照消費者簽到打卡次數,確定劃撥金額。並且,當出現消費者申訴時,平台將自動凍結資金。

資金監管平台誰來管也是一個問題。中國消費者協會原副祕書長武高漢指出,如果由第三方賬户或機構來監管預付款,如何平衡企業和監管方之間的利益?一般來説,企業採用預付費的模式,意味着向消費者讓渡部分利益,再向企業收取監管費,該怎麼收?“收多了企業受不了,收少了監管機構積極性不高。”

楊豎昆則表示,可以成立預付費相關協會,相關企業按比例提交保證金,由協會進行監管,一旦出現問題,可由該協會對消費者進行善後處理。

針對公眾關注的貸款問題,杭州提出住房租賃企業收繳的租金、押金和利用“租金貸”獲得的資金等租賃資金,均應繳入租賃資金專用存款賬户管理,對存量委託房源,應交風險防控金30%。這意味着,一旦企業跑路,消費者即使不能要回全款,至少能稍微“回個血”。

2020年11月,上海提出設置健身卡“7天冷靜期退費”條款,消費者辦卡後可以7天無理由退款,似乎讓衝動的消費者有了“後悔藥”。

“消費者預付款的監管之網已經撒下,但這張網還是稀疏。”麻袋研究院高級研究員蘇筱芮表示,預付款的監管仍面臨很多現實難題,即在防止企業跑路和自由發展之間找到平衡點,監管的款項是多少,具體怎麼監管,如何保證監管的有效性,還需進一步探索。

不同的預付費企業,具有不同的特徵,需要分類別管理。楊豎昆建議,根據商家收取的預付款金額大小分開監管。房屋租賃的預付費和押金另當別論。

“這是一個民生行業,不是資本的賽場。”中國建築裝飾協會住宅租賃產業分會祕書長楊春雨表示,在租房等涉及民生根本的行業,相應的監管不能缺位。但他也提到,考慮到當前“放管服”政策的大背景,對任何一個行業加強監管,對主管部門來説可能都是一個很大的挑戰。

楊春雨建議,住房租賃領域儘快建立以住建部門為核心、多部門聯動的監管機制:住建部門依規發放資質,工商部門監管實繳註冊資金,税務部門定期審計企業經營,財政部門按規給優質補貼,銀監部門實時監控資金情況。

“問題不是沒制度,而是落實不了。”張效羽指出,強力的執法對制度的實施非常重要。當前,各個預付費領域涉及的監管部門相對比較交叉,比如租房領域一旦“爆倉”,往往需要住建、金融甚至公安部門出手。

此外,唐大傑建議,政府部門需要不斷提升管理的專業化水平,在抓典型、警示市場的同時,多推廣一些好的預付費模式,而不是“一管就死,不管就亂”。以及多做一些風險警示,對消費者進行教育和引導,

德和衡律所律師任力提示消費者,做好證據收集,有商家的身份證號,就能向法院提起訴訟,面對消費者找不到商家的情況,法院將會聯繫商家。“消費者在購買預付卡時一定要擦亮眼睛。”

“這是消費者和商家之間的博弈。”唐大傑認為,未來5年,消費者將變得更為理性,商業氛圍也將會變得越來越好。在程宇看來,未來,預付費風險可能在某段時間大量釋放,但強監管後,預付費模式將可實現規範發展。

責任編輯:劉禕楠

熱門推薦